到日本七逃~除了愛米莉現在胖胖,
我們和日本人的差異其實不小,穿著、感覺、身材都大不相同的!
買東西時~~店家說日文,我們用破日文或破英文、比手劃腳來表示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偶爾愛米莉夠勤勞,會帶印好日文的詞句指給對方看。

早晨、飯店走廊、湯屋、同一個空間裏,和當地人四目交視時,
禮貌的點頭問好是一定要的!
可是,我在湯屋內陪了相錯身、在別人旁邊取東西,會打聲招呼;不然就是和朋友一起去會對話;一般的等待時間和獨自泡湯的時間都會搞自閉的多!

白馬處在熱門的滑雪區內,又有美膚的溫泉,真是不錯的點。
但我們住宿的地點,溫泉池雖分內外湯,但都不大...
嚴格說來,某些浴池大型的MOTEL大概就和它的湯池差不多了!
如果面對面的坐著,約10~12個人就滿了吧?

晚上泡湯結束時,我坐著等同伴吹頭髮....坐在休息椅上,旁邊的漂亮媽媽就開口了!
#&%#$%#%^%^&^@#!我等她說完一整段,段音後;
我開口了!"wa.ta.shi.wa.taiwan.ni.des. ni.ho.n.go.o. wa.ka.ri.ma.se.n"

她聽完後重複問我是taiwan.ni.,我點頭,然後~她接回答"o~o"
確認我是台灣人後,她告訴我~她是留居夏威夷的日本人,接著....她又說了一堆話....
我非常的"堅介",完全聽沒有...在她段句停頓時,我跟同伴拿了房間key,趕快說了一句"su.mi.ma.se.n",快閃!

第二天早晨,我自已去湯屋,看到只有二、三個人在裏面,可開心的咧...
泡完湯在噴化妝水時,旁邊的婆婆一邊擦乳液,一邊跟我說話。
我左右張望一下,看來整間更衣間只有我和她,她是和我說話沒錯!
見她拿起了化妝水,拿在我眼前,大概是想問我好不好用、什麼之類的....
我皺著眉頭,想不出怎麼回答她老人家!只好又把那句話搬出來說了。

說完,她只好把拿著化妝水的手縮回去,左拿右拿~細細唸了幾句。
愛米莉一邊吹頭,一邊在想~婆婆是不是眼睛不好?看不懂那瓶是什麼作用的?還是?
待我吹完頭髮離開時,心裏有點悶!想著~如果~我懂一點點日文,能幫她解釋就好了!

整理好,吃早餐時又發生另一件語言不通的事...
我和同伴去取用早餐後,她問我要坐那?
我見旁邊許多二人座沒人,就告訴她"那裏、那裏,都可以坐丫!"
開動後,來了一對老夫妻,老爸爸指著我盤子說"ka.ni""ka.ni"
我心裏想,"ka.ni"不是螃蟹,看著他手指的原味優格?回頭跟他搖搖頭。
我同伴說,"他會不會是想要優格?"   指著優格取用處。
老爸爸又"ka.ni""ka.ni"的說,我們悶了!皺著眉頭...
同伴開口了~"他喜歡,不然把妳那碗給他好了啦!"

老爸爸終於受不了了!他伸手拿起放在紙巾桶旁的房間鑰匙。
我這時才問我同伴,那我們的房間鑰匙咧?原來在她的口袋內...
她一時忘了!也以為是我把key放在餐桌上的!  

唉~去人家國家不會日文沒關係!還給人家佔位子坐...真是shi.tsu.re.i.shi.ma.shi.ta.

童鞋們!學日文喔!一起來喔!耳機帶上,mp3給它放下去 

o.ha.yo.o.go.za.i.ma.su

ko.n.ni.chi.wa

創作者介紹

愛米莉的大頭空間

emily00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